我们的宗旨:做书画家的朋友、做收藏家的朋友 今天是:2018年11月18日 星期天 加盟网站 购字画付款方式 购买书画协议书 友情链接 留言板  
顶部横幅
您当前的位置:大为书画网首页 -> 收藏世界 -> 查阅
    中国古代史上最任性、最土豪的收藏家


    大为书画网 更新时间:[2016-9-3]

     

     

      在中国古代,有那么一群含着金勺子长大,因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等方面先天优势成了大有作为的艺术家、收藏家。在不愁吃不愁穿的日子里,他们最大的消遣就是捣腾笔墨、造个名窑,捡捡漏淘淘宝,闲来在民间收刮点名画名字什么的。他们是史上最任性、最土豪、最文艺的艺术收藏牛人,他们有个共同的身份——皇帝。

      唐太宗李世民:大爱收藏书画 生死不离《兰亭集序》。

      唐太宗李世民喜爱收藏书画,尤其喜爱收藏王羲之的诗书字画,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。据说他为了得到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真迹,竟然忽视帝王之尊,以“特工卧底”的方式骗得,生前爱不释手,死后将其随葬,连最宠爱的杨贵妃都没能有这等待遇。

      最能体现兰亭原貌的的冯承素摹本

      相传,《兰亭集序》传到王羲之的后代智永时,由于智永出家当了和尚,临终时将它传给弟子辩才。辩才擅长书画,将《兰亭集序》珍藏在梁间暗槛之中。酷爱王羲之书法的唐太宗了解到它在辩才手中,于是想方设法谋取,就派御史萧翼专程赶到越州设计骗取真迹。

      萧翼扮成一个穷书生,同辩才交了朋友,两人经常饮酒赋诗,评论书画,在酒酣耳热之时,辩才终于透露出他藏有《兰亭集序》的真本。萧翼使辩才视他为“好友”而失去警觉,将兰亭真迹置于桌案之上,萧翼便潜入僧房,盗走了真迹。

      辩才最后知道他是奉圣旨来取兰亭真迹时,气昏在地,惊悸痛惜而死。唐太宗得到王羲之真迹后,令人摹刻翻拓,赐给他的皇子近臣。到了他临终时,埋入昭陵。也有传言说他儿子唐高宗也喜欢《兰亭集序》,于是使了调包计,将真迹与自己一同埋入了唐乾陵。不过,无论真相如何,真正的《兰亭集序》已经看不到了。

      后周世宗柴荣:酷爱瓷器 制造“千古之谜”

      后周世宗柴荣是“五代第一明君”一边忙着理家治国,一边开疆扩土,百忙之中还不忘搞点自己的小爱好——烧造瓷器。

      据传,柴窑是五代十国皇帝周世宗柴荣自创的御窑,出产的瓷器“青如天,明如镜,薄如纸,声如磐,滋润细媚有细纹。”制作精美光彩绝伦,是当时诸多窑中最佳的。然而,中国至今未发现柴窑的窑址,目前也无完整柴窑器皿传世,甚至连柴窑瓷器的残片也未见一枚。自古以来,国人对柴窑的争议不断,已然是中国瓷器史上的一桩悬案。

      南唐后主李煜:开创金错刀与撮襟书 好藏前代书画

      南唐后主李煜,如果不做皇帝,以他在文化界的建树,一生应该是辉煌的,艺术成就更是了得。精于书画,谙于音律,工于诗文,词尤为五代之冠,被称为“千古词帝”。

      对其书法陶谷称赞是“金错刀”“撮襟书”;对其画,宋代郭若虚也大加赞许。除此之外,李煜对收藏也甚为精通。后主好收藏前代法书名画,把秘府珍藏的书法作品让臣下徐铉刻帖四卷,名《昇元帖》,惜无传拓。

      金错刀:写字、绘画的一种笔体。《宣和画谱·李煜》——“李氏能文善书画。书作颤笔樛曲之状,遒劲如寒松霜竹,谓之金错刀。”撮襟书:不以笔而以卷帛书的大字。

      李煜的墨迹流传很少,南唐画家赵幹《江行初雪图》(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)上的一行标题被认为是他的真迹。

      《礼记经解》墨迹局部,传为李煜书

    书画皇帝宋徽宗赵佶:不爱江山爱丹青

      宋徽宗赵佶是一个“不爱江山爱丹青”的皇帝,也是古代少有的艺术天才与全才,是历史上有名的书画皇帝。其在位期间对艺术的贡献绝对大于对于朝政的贡献。宋徽宗将画家的地位提升到在中国历史上的最高位置,成立翰林书画院,即当时的宫廷画院,催生了像米芾、张择端等等一代大师。

      宋徽宗赵佶《红蓼白鹅》

      此外,他广收历代文物、书画和青铜器等,并将所有的藏品分别著录成《宣和书谱》《宣和书画》《宣和博古图》三本书,其中宋徽宗对书画的收藏最为狂热。

      宋徽宗赵佶《桃鸠图》

      二十多岁的宋徽宗将前人的经验融会贯通,独创闻名于世的“瘦金体”,“笔法追劲,意度天成,非可以陈迹求也。”他是伟大的艺术家,但遗憾的是,他也是位亡国皇帝,受尽屈辱,被后世评为“诸事皆能,独不能为君耳”。

      宋徽宗瘦金体《千字文》

      金章宗完颜璟:喜爱藏书画 还是位造假能手

      金章宗是一位艺术爱好者,喜爱收藏文物和书画。他收藏的北宋、南宋及以前的书画名迹数不胜数。金章宗善于模仿,他模仿宋徽宗的“瘦金体”几乎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。金章宗完颜璟在《捣练图》卷前的隔水细花黄绫上,模仿宋徽宗的瘦金体,写下“天水摹张萱捣练图”八字题签,并盖“明昌七玺”中的七个印章,可见对这幅画的喜爱。

      《捣练图》及金章宗完颜璟瘦金体题字

    明宣宗朱瞻基:喜玩香炉 造大明宣德炉

      明宣宗朱瞻基在位时,为满足玩赏香炉的嗜好,特下令从暹逻国进口一批红铜,责成宫廷御匠吕震和工部侍郎吴邦佐,参照皇府内藏的柴窑、汝窑、官窑、哥窑、钧窑、定窑名瓷器的款式及《宣和博古图录》《考古图》等史籍,设计和监制香炉。

      大明宣德炉

      为了制作出精品,朱瞻基下旨精炼铜十二次,并加入金银等贵金属。于是工艺师挑选了几十种贵重金属经过十多次的精心铸炼,宣德三年,极品铜香炉终于制作成功。这批红铜共铸造出3000座香炉,以后再也没有出品,宣德帝见到这批自己亲自过问的香炉,每只均大气异常,宝光四射,很有成就感,为制作精品的铜炉,明朝宣德皇帝曾亲自督促,这在历史上实属少见。

      明景泰帝朱祁钰:大爱景泰蓝工艺 并推向极致

      景泰为宣德皇帝的儿子,因为宣德很重视铜器的铸造,景泰在幼年时,便耳濡目染,但是,在铸造方面,宣德年间的工艺已经达到了极端, 已经无力再发展下去,只好在颜色方面另辟蹊径,终于找到了新的蓝色釉料。于是,就有了景泰蓝的创制。因为事先对颜色的的选择及筹谋上极费苦心,所以在成功之后,也对它极端钟爱,所有御用陈饰全部都由景泰蓝制作,种类之多不可胜数。

      明景泰款掐丝珐琅龙耳扁壶,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

      明成化帝:斗彩鸡缸杯成爱情见证

      说到成化瓷器,就不得不提明成化皇帝朱见深,据传,成化斗彩就是明成化皇帝为其爱妃而创烧的。话说成化皇帝的宠妃万贵妃十分喜爱瓷器。也正是因为万贵妃对瓷器的钟爱,促成成化帝对瓷器的制造十分重视,有传成化皇帝为博取万贵妃欢心曾在景德镇烧制大量精美瓷器。成化皇帝下令景德镇烧造了许多小巧的瓷器。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斗彩鸡缸杯,作为成化皇帝与万贵妃爱情的见证。

     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

      明熹宗朱由校:心灵手巧 不恋皇位却爱玩木头

      朱由校不喜欢做帝王,痴迷于木匠活,在中国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。他心灵手巧,对制造木器有极浓厚的兴趣。据说,凡是他所看过的木器用具、亭台楼榭,都能够做出来。凡刀锯斧凿、丹青揉漆之类的木匠活,他都要亲自操作,乐此不疲,甚至废寝忘食。他手造的漆器、床、梳匣等,均装饰五彩,精巧绝伦。

      朱由校不仅酷爱木艺,他还喜欢建造房屋。《旷园杂志》中写到朱由校曾亲自在庭院中造了一座小宫殿,形式仿乾清宫,高不过三四尺,却曲折微妙,小巧玲珑,巧夺天工。他还曾做沉香假山一座,池台林馆,雕琢细致,堪称当时一绝。搁现在的话,朱由校也算是“鬼才”级别的建筑师了。

    康熙皇帝爱新觉罗·玄烨:最爱捣腾西洋科技

      康熙皇帝爱新觉罗·玄烨爱好收藏书画、瓷器等艺术品,除此之外,他十分重视西洋科学,对钟表、西洋镜等西洋玩物,情有独钟。除了嬉戏把玩,康熙对西洋科技怀有浓厚的兴趣,时常在书房独自学习、研究自己收藏的西洋玩物,这一癖好在中国皇帝中非常少见。

    西洋科技

    西洋科技

      雍正皇帝爱新觉罗·胤禛:宫廷艺术品的“总设计师”,雍正出品 必属精品。

      雍正是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君王,算得上宫廷艺术品的“总设计师”,审美水平极高,眼光特别挑剔。朝政之外,他花在养心殿造办处的时间,也许比花在后妃身上还多。雍正本人亲自参与器物创作,要求严苛,大到瓷器、雕塑,小到鼻烟壶、香囊,都要呈给他反复提出修改意见,不到十分满意,便不允许制造。雍正在位仅十三年,远比他的父亲和儿子执政时间短,留传世间的文物相对较少,但个个拿得出手,可谓雍正出品,必属精品。

      雍正瓷器款识

      纵观有清一代,雍正帝无疑是最具艺术才情的皇帝,对于古代文人的品性追求,堪称典范,文人士大夫式的精致生活,闲情逸致,都可从他的身上得到很好的体现。在他的内心,极力追求自然清新的唯美境界。在艺术创作上,他追求文雅精细,有高妙而独特的艺术品味。

    清·雍正书法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局部

    清·雍正书法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局部

      乾隆帝爱新觉罗·弘历: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收藏首富

      乾隆帝25岁登基,在位六十年,禅位后又任三年零四个月太上皇,实际行使国家最高权力长达六十三年零四个月,他在位期间清朝还达到了康乾盛世以来的最高峰。权力、金钱、地位都至上,作为业界大牛,乾隆收藏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,有的是从祖父那里继承下来的,有的是来自臣仆的贡献,他毕其一生的搜集所得称得上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。据了解,在全盛时期的清代宫廷收藏中,藏品约有10000件以上,其中晋唐宋元书画2000件,明代书画2000件。

      乾隆为《早春图》题诗

      在清宫收藏中,“三希堂”与“四美具”有着标志性的意义。“三希堂”:王羲之《快雪时晴帖》、王献之《中秋帖》和王旬《伯远帖》最为乾隆所钟爱,并以名之。“四美具”即晋顾恺之《女史箴图》和传为宋李公麟的《潇湘卧游图》 《蜀川胜概图》 《九歌图》 。乾隆皇帝不仅重视收藏,还对宫中藏品进行了整理、登记,为后世收藏,文物保管做出贡献。

      王羲之《快雪时晴帖》

      《快雪时晴帖》是晋朝书法家王羲之的书法作品,以行书写成,纸本墨迹。是乾隆帝挚爱珍藏,并题跋多处,藏于养心殿西暖阁内,乾隆御书匾额“三希堂”,视为稀世珍宝。纵23厘米,横14.8厘米,4行,28字,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
      《富春山居图》子明卷

      乾隆爷与《富春山居图》的故事说来也有趣儿。乾隆早闻名《富春山居图》大名,可一直未见真颜。正巧从民间收来一副(实为《富春山居图》赝品,现称子明卷),他认为是真迹,大喜,连六下江南也不舍得离身。这位喜好题跋盖印犹如收发室老大爷的皇帝在上面的御题、御跋、御记、御识多达五十五处,密密麻麻满布山巅树梢,把个画卷弄得“满目疮痍,体无完肤”。后来实在无从下笔了,才恋恋不舍地题上“以后展玩亦不复题识矣”。而乾隆十一年(1747),实打实的真卷经沈周、董其昌、安歧等收藏后,流进清宫,乾隆见之也没有“龙颜大悦”,反而认定其为了“赝品”,因祸得福,真迹逃过了被乱涂乱画的命运。

      乾隆帝除了喜爱收藏书画艺术品外,更热衷于收藏钟表。他收藏的钟表不计其数、形态各异,只要是他看上的钟表,都会不惜以重金求得。为了制出风格独特、款式新颖的钟表,他还亲自在宫中指挥宫人制作。乾隆皇帝对钟表的喜爱,将民间的钟表收藏和制作推向了高潮。

      《乾隆古装像轴》

      乾隆也喜胆瓶,上面这张图是宫廷御用画师郎世宁绘制的《乾隆古装像轴》,画中除了帅得掉渣的乾隆本尊,左案还摆着一件宝物,它就是宋官窑胆瓶,月白的官窑釉色搭配盛开的梅花,雅致的美感破纸而出。乾隆还给这瓶子作了首诗:“当年卲局号为官,轻用民间禁有干。今作市鄽私货物,慨然鉴古发清叹。”这宝物本流落民间,后来被发现选入宫中。它常放在书案之侧,和皇帝朝昔相伴,这足见乾隆对这件民间淘来的宝贝的无限喜爱!

     


      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     
Copyright © 2005-2014 大为书画网 (www.gsdwhm.com)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业务热线:(0)18893142737  (0)13893239127  邮箱:gsdwhm@163.com
地址:兰市州安宁中兴小区7-6-3   建议使用1920*1080分辩率
本网站所涉及的图片均来自大为书画网  最终解释权归大为书画网所有
网站ICP国家统一备案号:陇ICP备13000632号-1  设计制作:星空科技